<noframes id="j3d3h">
<address id="j3d3h"></address><address id="j3d3h"></address>
<em id="j3d3h"></em>

<sub id="j3d3h"></sub>

    <em id="j3d3h"></em>

    <form id="j3d3h"><th id="j3d3h"><progress id="j3d3h"></progress></th></form>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際案例 > 肯尼亞女性賦權NGO的希望與困境
    肯尼亞女性賦權NGO的希望與困境

    2019-10-23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Grace Nanana女孩救援中心正在玩耍的女孩們

     作者在肯尼亞內羅畢Southland貧民窟與當地女性交流她們的商業項目

    ■ 鄔容易 張源 安星玥 許婧祎

    在肯尼亞婦女律師聯合會(Federation of Women Lawyers Kenya,簡稱FIDA)的接待大廳內,不少婦女正拿著文件坐在門口的塑料椅子上,焦急地等待著工作人員帶她們進入房間,期盼著里面的公益律師可以幫她們解決生活的難題。她們知道,這幢白色房子里面坐著的那位女士或許能夠重燃她們對于生活的希望。

    和這些婦女一樣,肯尼亞千千萬萬的女性都面臨著種種困難。在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發布的《2017年全球性別不平等報告》中,肯尼亞的性別平等排名為第76位(共144個國家參與調研),肯尼亞女性在教育、健康、就業和政治參與等方面均面臨著不平等待遇。

    而像FIDA這樣的非政府組織往往是弱勢女性的生命之光。目前,肯尼亞有上百個女性賦權NGO組織試圖幫助女性擺脫貧困、早婚早孕、割禮、缺乏教育、家暴等問題。但與此同時,這些NGO中的許多自身也面臨著資金短缺、項目設計不完善等各方面的挑戰。

    現狀:多維度的幫扶

    經濟問題幾乎是困擾所有肯尼亞弱勢女性的最核心問題。“男性的財產繼承權永遠優先于女性,”FIDA的法律顧問Vivian指出。

    “目前肯尼亞僅1.3%的女性擁有自己的土地,”女性維權意識教育中心(The Centre for Rights Education and Awareness,簡稱CREAW)的執行董事Wangechi L Wachira也如是說。

    而肯尼亞女性在土地及財產權方面的限制也直接導致了肯尼亞僅17.9%的女性有資格獲得信貸服務。

    此外,肯尼亞女性的就業狀況也不容樂觀。根據肯尼亞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的報告,在肯尼亞和盧旺達,超過80%的女性從事臨時性的非正式職業。而肯尼亞正式就業人群中,女性僅占1/3。

    針對肯尼亞女性在經濟方面如此弱勢的現狀,肯尼亞NGO正嘗試通過為女性提供就業機會、職業培訓、信貸服務等方式,為其實現經濟賦權。

    Kazuri是肯尼亞首都內羅畢一家專做手工陶瓷首飾的社會企業,在經營首飾業務的同時還致力于給弱勢女性提供更多就業機會。Kazuri優先雇傭單身母親,并為雇員及其家庭提供免費的醫療保障。如今Kazuri雇傭了340多名女性員工,其中大部分都來自于周邊各個貧民窟社區。

    經濟項目革新會(Economic Projects Transformational Facility,簡稱EPTF)則致力于幫助肯尼亞女性自主創業以解決貧困問題。EPTP專為貧窮女性設計開發了一套完善的創業培訓項目,包括40小時的創業培訓課程和為期7個月的實踐輔導。截至目前,EPTF已為3000多名女性提供相關指導及培訓。

    而考慮到大多數貧窮女性缺乏創業資金且無法從傳統銀行渠道獲得貸款的問題,EPTF還指導婦女們成立“桌上銀行”(Table Banking):這是一種創新的團體融資項目,通常由十多位女性組成一個小組,組內成員每月拿出一定數額的收入形成資金池。有需求的成員可從中借款并在還款日連本帶息償還,其他成員則可獲得利息收入。以此往復,婦女團體內形成可持續的資金流,極大提升了這些女性獨立自主進行經濟活動的能力。

    除了經濟地位低下以外,過早結婚懷孕也是肯尼亞女性面臨的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目前在肯尼亞,雖然法定結婚年齡為18歲,但根據肯尼亞2014年人口健康調查,仍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女孩在18歲前結婚,甚至有8%的女孩在15歲之前結婚。

    早婚早孕對這些年輕女孩的身體及生活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一方面,“由于這個年紀的女孩身體尚未發育成熟,不少女孩死于難產,”肯尼亞青少年研究中心(Centre for the study of adolescence,簡稱CSA)的執行理事Albert Obbuyi難過地說道。

    另一方面,過早結婚生育也剝奪了這些女孩繼續受教育的權利。“肯尼亞每年約有30萬女孩因早婚早孕輟學,”Albert Obbuyi補充道。

    對于上述問題,肯尼亞的相關NGO們在努力尋找問題的根源,并對癥下藥,希望幫助更多肯尼亞女孩逃離早婚早孕的命運,并獲得更加良好的教育。

    根深蒂固的傳統男權文化是導致肯尼亞女孩早婚的一個重要原因。

    例如,在馬賽部落,“女孩被認為生來就是為了嫁人的,”Grace Nanana女孩救援中心創始人Priscilla Nangurai說,“她們在很小的時候便被安排好婚事了,一進入青春期就會被迫接受割禮,隨即輟學結婚。”一些女孩因不堪忍受割禮的痛苦及被迫早婚,而選擇逃離家庭。Priscilla Nangurai收留了這些女孩,并在2005年成立了Grace Nanana救援中心,為她們免費提供教育、醫療及日常衣食住行所需,目前已累計幫助700多名女孩。

    而肯尼亞女孩早婚早孕的另一大原因則是性教育的缺失。

    “學校課本里的(兩性教育)知識完全不夠用”,Albert Obbuyi說,“而一旦一個女孩懷孕就只能輟學,男孩則幾乎不受任何影響”。

    為盡可能避免此種情況,CSA研發了一套詳細完善的性教育課程,包括情侶關系、避孕方式、艾滋病防護等。如今,約300家學校引進了這套性教育課程。此外,CSA還與社區、醫院等相關部門合作,形成了一個性教育及周邊服務配套閉環。

    除了經濟、教育和健康方面的賦權,促進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則是一個更為長期的解決方案。

    “其實,女性最大的敵人是往往自我思想的禁錮,”Breakthrough咨詢公司創始人、肯尼亞知名女性領袖Patricia Murugami如是說。

    因此,肯尼亞現在也有一些NGO正致力于為弱勢女性提供權利意識教育及維權支持,以幫助提升女性自己正確認知并解決問題的思維和能力。

    以針對女性性別暴力問題為例,根據肯尼亞國家犯罪研究中心所做的2018年肯尼亞性暴力調查,43%的已婚肯尼亞婦女表示曾經遭受過性暴力。然而,肯尼亞女性律師聯合會FIDA的法律顧問Vivian指出,“實際數據比通報的要高得多”。

    由于大量女性維權意識的薄弱、醫院取證程序不完善導致的二次傷害、公安機關及法院對案件管理不善等問題,“肯尼亞只有14%的性侵犯行為被報告,只有不到1%的加害者最終被拘留”,肯尼亞女性權利意識教育中心CREAW執行主任Ann Njogu對此極為氣憤。

    肯尼亞女性權利意識教育中心CREAW長期關注肯尼亞女性遭受的性別暴力等問題。其工作人員不僅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等直接的幫助,還通過社區層面的教育和意識宣傳開展性別暴力的預防工作,并在國家層面對政府機構進行游說立法,以維護肯尼亞女性的基本人權,促進公平和正義。

    在法律援助層面,CREAW與肯尼亞女性律師聯合會FIDA建立了長期合作。FIDA是肯尼亞最富盛名的女性法律賦權組織,通過向弱勢女性提供免費法律咨詢、訴訟建議及辯護培訓的方式,幫助其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除了家庭暴力以外,其處理的問題還包括監護權和撫養費、婚姻糾紛、就業歧視等。目前,FIDA每天處理150件法律糾紛,從1985年成立至今已經累計為30多萬名婦女及兒童提供免費的法律援助。

    在社區宣傳層面,CREAW利用社區廣播電臺來倡導和促進婦女的人權。

    在政策倡導層面,CREAW參與了各種憲法審查機制,并通過堅持不懈的游說,促使肯尼亞2010年憲法修正案中加入“至少三分之一的公共服務職位應由婦女擔任”的規定,以鞏固肯尼亞憲法中的婦女人權。

    挑戰:困難重重

    雖然肯尼亞現有的NGO正在為弱勢女性提供大量的援助,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他們也面臨著資金、運營等各方面的諸多挑戰。

    “NGO現在面臨的最大的挑戰還是資金短缺問題。”婦女、兒童和青年發展組織(Women Youth & Children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簡稱WYCDO)的負責人Terry說道,“捐助者大多不會持續穩定地捐助資金,捐助合作時間結束,如果我們不能再獲得捐助資金了,項目也就停滯不前了。”

    除此之外,多數援助資金都伴隨著一定的條件。捐助方會要求和限制NGO對于援助金的運用,其中某些規定有時會違背NGO的價值觀,導致NGO獲取援助資金時面臨一定的困難。

    除了資金問題以外,肯尼亞女性賦權NGO自身運營過程中也存在項目設計與受助者需求不匹配等問題。

    如前文所提及的,EPTF為幫助弱勢女性的商業生產活動提供資金,指導婦女們成立團體融資項目“桌上銀行”(Table Banking)。雖然項目設計的理想十分美好,但實際執行過程中卻面臨著服務與受助者需求不夠匹配等現實挑戰。

    Naomi生活在內羅畢Southland貧民窟,是4個孩子的母親。她從去年開始參與EPTF和WYCDO合作的婦女經濟賦權項目,是其中一個Table Banking互助小組的成員。通過互助小組,Naomi開了一家雜貨鋪,但她的經濟狀況依舊不理想。

    “他們幫助我的商業項目,但他們做的還不夠,”由于無法給出每月Table banking的應繳額度,她選擇逃避會議。“我需要支付商店的租金,(住所的)房租,還有兩個孩子的學費,我每月的收入根本不夠。”

    這是一個普遍的問題,WYCDO的負責人Terry見過非常多類似案例,“這些婦女的生活方面的問題太多了,所以她們往往借錢來解決這些生活問題,卻并不能讓這些錢產生利潤,這便導致很多女性無法如期還款”,她無奈地說。

    由于互助小組中各個成員的經濟背景不同,所以設定的每月應繳金額并不是每一個成員都可以承擔的,這也導致了很多互助小組在實際運營過程中無法長期維持,落入爛尾的尷尬境地。

    肯尼亞NGO為女性賦權之路道阻且長,但各個機構依然堅守著自己的使命,希望真正幫助肯尼亞女性走上獨立、平等、自由的未來。“雖然面臨很多難題,但我們對未來有清晰的規劃!”說這句話的時候,Terry的眼神里寫滿了信心。

    在线日韩日本国产亚洲,国内自产视频区_2019无码中文在线看片-2019最新久久高清视频国产_黄色视频免费看,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成年美女色黄网站,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