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j3d3h">
<address id="j3d3h"></address><address id="j3d3h"></address>
<em id="j3d3h"></em>

<sub id="j3d3h"></sub>

    <em id="j3d3h"></em>

    <form id="j3d3h"><th id="j3d3h"><progress id="j3d3h"></progress></th></form>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人物自述 > “公益三劍客”亮相2018亞布力論壇夏峰會(之三)“英語流利說”創始人兼CEO王翌: 四十歲之前創辦一家公益組織的心愿
    “公益三劍客”亮相2018亞布力論壇夏峰會(之三)“英語流利說”創始人兼CEO王翌: 四十歲之前創辦一家公益組織的心愿

    2020-06-23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文梅

    【背景介紹】

    2018年8月24-26日,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夏季峰會在江西南昌舉行。出席此次論壇的嘉賓既有陳東升、王石、任志強等人們所熟知的企業界“大佬”,也有不少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發展迅速冒出頭來的一些企業家新秀。本次論壇會議議題涉及全面,除了對財政、金融及資本領域的關注聚焦,還特別設置了公益分論壇,主題為“教育扶貧的路徑”。作為此次亞布力論壇唯一特邀的公益合作媒體,《公益時報》特別甄選了參加此次論壇的老、中、青三代公益參與者共同探討“教育扶貧”,聆聽他們在公益路上的收獲與感悟。

    “亞布力論壇2018夏季峰會”公益分論壇“教育扶貧的路徑”出席嘉賓
     

    本期專訪人物——

    “英語流利說”創始人兼CEO王翌:

    四十歲之前創辦一家公益組織的心愿有望提前實現

    和時下中國所有的互聯網創業者一樣,要形容“英語流利說”創始人兼CEO王翌當下的狀態,那就只有一個字:“忙”。

    接近晚間十一點,《公益時報》記者與他溝通采訪問題,他回復說“還在開會,稍晚聯系”。

    王翌,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博士。畢業后在硅谷工作,擔任過Google Analytics產品經理;回國后與另外兩個伙伴創業,2012年創辦“英語流利說”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創業開端。

    高個子、戴眼鏡、穿著印有本公司LOGO的普通黑色T恤,深色牛仔褲——如果僅僅這身打扮,王翌在人群中的辨識度委實不高。可只要他一開口說話,那種極具爆發力和跳躍性的思維,還有快到幾乎讓你來不及正常反應的說話語速,又會在瞬間讓你對他記憶深刻。

    從6年前“英語流利說”創辦說到今天的初見成果,從商業模式說到公益教育扶貧,從科技迭代說到AI教育未來。采訪中,王翌始終處在亢奮狀態,呈現出一種“累并快樂著”的創業者特質。

    作為此次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2018夏季峰會公益論壇出席嘉賓中惟一的一位創業者,王翌與《公益時報》記者分享了他心目中商業與公益融合的最佳模式以及實現途徑——“做一個產品其實與做公益項目非常相似:構思立項+平臺搭建+執行落地”。在王翌看來,不論商業產品還是公益項目,都須經過這其間時而鮮活時而僵滯的思考、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的軌跡、時而喜悅時而沮喪的情緒,時而坦途時而坎坷的道路……在痛點中頓悟,在失敗中成長。

    王翌闡釋“英語流利說”
     

    采訪中,王翌對《公益時報》記者提出的“創業初始,步子還沒踏穩,怎么就著急把項目投向公益領域”這個問題很不認同,他說“這么想很狹隘”。

    “我太太是紐約大學畢業的MPA(公共管理碩士),專業就是非營利組織管理。她也曾經參與過多個教育公益組織的募資和項目執行。她從紐約大學畢業后,在美國著名大型教育公益組織IIE(國際教育協會)工作。我們夫妻倆在十年前就立下一個愿望,希望在40歲之前,辦一個教育公益組織。當我創立“英語流利說”以后,我就覺得,這個愿望有希望提前實現了。”王翌說。

    目前,“英語流利說”已經完成C輪近億美元融資。王翌希望通過《公益時報》向志同道合的人發出“求援”信號:從短期來講,眼下他們非常缺設備;希望更多正在做教育扶貧的公益組織和流利說的“與AI同行”公益項目對接,讓更多的孩子早日學好英語。更多外圍資源介入,廣聚朋友、廣開平臺——這三個層面的進一步完善會讓流利說在努力實現教育公平這條路上走的更快、更遠。

    “當下有無數的資本都在瞄準教育科技,都緊盯著這個行業的創新力量。那么怎么找到一種契合的方式,將那些創新企業、創業企業都能夠融入到我們扶貧攻堅的大潮當中,撬動更多資源進行疊加和積累,確實值得大家一起攜手努力。”

    訪談

    個性化和高效率=獨家學習秘笈

    《公益時報》:“英語流利說”創辦至今已經6年。回顧這6年,你覺得它的發展模式和路徑與你最初的預期是否一致?

    王翌:我覺得基本一致。首先,我們創業之初就已經想清楚,最終我們要做一個什么樣的公司和什么樣的產品。那時我們感覺,現在的教育,特別是培訓市場還是比較保守和傳統的,它其實就是對接老師和學生。1.0的公司就是線下對接,2.0的公司是在線通過互聯網對接。但我們發現大部分的學生學習效率并不盡如人意,而且整個市場價格偏高,動輒就要數萬塊錢培訓費。另外,也是與我這次參與的公益論壇主題相關的內容,就是目前教育資源的分配其實是極其不均衡的。而在這三個層面具有共同的根源性問題——優質的教師資源嚴重供給不足。我之前是在谷歌做產品經理,我們三個聯合創始人都是理工科背景,技術出身,其中一位還是谷歌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的專業人士。我們就在想——如果說當下共同的問題是好老師太少了,那么我們能不能做一個產品,這個產品可以扮演老師的角色,增強和學生的互動,而且我們要賦予其個性化和高效率,最終幫助學習者很好的達成學習目標。

    “個性化和高效率”是我們在創業之初提煉總結的兩個關鍵詞,走到今天,我覺得我們基本上已經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從2016年7月我們發布了世界上第一個人工智能的英語老師,到現在無論是商業化還是用戶的學習效果來看,反響都非常好。

    好的IDEA有了,接下來就是如何邁出這一步。其實最初我們的靈感來源于一款通過移動互聯網完成個人卡拉OK娛樂的“唱吧”的啟發。2012年那款產品比較火,它利用手機內置麥克產生了用戶聲音方面的應用,我們當時就覺得,這東西能用來唱歌,說不定也可以應用在英語口語的練習方面啊!這種情況下,我們就做了全套自主研發的語音和口語評測技術,就是給你的口語打個分,然后用游戲化的方式把碎片化的內容連接起來,讓學生從產生學習興趣到可以持續跟進學習。但當時在模式上沒有特別想清楚的是,如何從模式建立之初就能走到那一步,路徑沒有梳理明晰。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始終沒有停止思考和摸索。到了2014年的下半年,我們忽然就有些醍醐灌頂的意思,我們不想做只是簡單與學生對接的平臺,而是想做有核心自主研發的內容及產品的平臺,這個基調定了,后面的事就好做了。所以其實我們是經過好幾年的努力,磕磕絆絆,才推出了今天的“英語流利說”。

    《公益時報》:你說“基本一致”,那就是說其實還有一些可能并不完全契合的東西?

    王翌:其實中間我們也嘗試過別的一些非常偏游戲化的教育應用產品,也嘗試過用其他語言比如日語、韓語來做,有段時間想法還是比較多而雜的。后來我們發現還是要把英語這個單點打透比較好,一步一步做扎實再說。這種“插曲”其實是任何創業者在最初的探索道路上都會遇到的問題,我們也不例外。

    《公益時報》:當下互聯網英語學習平臺形態多樣,“英語流利說”與其他類型的英語學習平臺本質區別在哪里?

    王翌:我認為我們的觀點和路徑與別人不太一樣。可能今天99%以上的公司都是講1.0模式和2.0模式,我們是3.0模式,我們做的是一個虛擬的人工智能老師。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極大地降低成本,我們的用戶現在一年付費不到1000元人民幣,但是他通過學習后獲得的有效的英語能力可能不比那些動輒花數萬元的英語培訓效果差,甚至更好。其次,它的效率比真人老師還要高。你跟真人老師要花100小時提升到某一個級別,現在只需要幾十個小時。這就是我們的亮點。現在我們的產品已有8000萬注冊用戶,有上百萬付費用戶,將來的發展還會持續向好。

    正向疊加賦能=教育扶貧核心引擎

    《公益時報》:聽說你工作之余也經常去中國農村地區探訪,你所看到的教育扶貧現狀如何?

    王翌:就我觀察,現在很多鄉村學校的硬件設施都很好。其實目前中國教育扶貧的現狀是——一些很窮的地方,硬件設施已經鋪進去了,網也是通的,電子白板也都基本普及了,但有的設備其實自拿來之后就從來沒有打開過,使用率很低。這就像是高速公路修好了,但路上沒有車、車上沒有貨,實質就是軟件、內容是極度缺乏的。

    可能當地政府教育部門或者學校、老師都沒能真正理解透徹互聯網教育資源的滲透對當地的教育水準提高有什么非凡的意義,所以重視程度也沒能跟上,但其實這才是真正能夠把教育扶貧撬動的關鍵。

    今年年初教育部推出了“教育信息化2.0”,我覺得要想整個規劃順利實施,下一個攻堅點就在于軟件和內容的激活。但顯然,這件事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需要假以時日。我們可以利用互聯網、人工智能,加上各種教育信息的技術、產品,以及持續不斷的各種創新,推動這個相互疊加賦能的過程,總會等到一個很精彩很有意義的結果。

    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愿意把個性化高效率的學習軟件通過公益的方式輸出到我國的西部地區,去幫助那里的鄉村教師和學生的主因。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們已經幫助十多個省、自治區的30余所學校,有1300多名學生和1200多名鄉村教師通過我們的產品提升了英語學習水平和能力。

    《公益時報》:你曾說“在未來幾年,整個教育產業會被人工智能完全重塑。”可否暢想和描述一下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未來和形態?

    王翌:未來,AI在教育的各個學科和各個場景都會有豐富、深入的應用:從課堂教學到課外練習,從測評到問答。在優質教育資源比較充沛的地區,AI驅動的教育產品將會起到個性化補充的作用,在優質教育資源比較稀缺的地區,AI驅動的教育產品(和內容)會更多地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部分甚至完全彌補缺失的真人老師的角色)。AI植入教育扶貧,將是教育信息化2.0階段的重要主題和特色,將會極大賦能貧困地區的學校和教師,降低幫助每一個學生(和老師)提升能力的成本,增加扶貧資金的投入產出比。英語流利說從2016年6月開始開展的“智能英語云課堂”和“鄉村教師賦能計劃”,就是AI助力教育扶貧的探索和實踐。

    人工智能從誕生到現在,發展的很快也很好,一定大有前途。我們希望從另外一個角度出點力,就是把我們最想做的技術、產品做好,然后用我們的這些AI老師做為一種工具,去支持一線的教育工作者以及全社會,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很有意義的賦能。

    企業家做公益≠捐錢

    《公益時報》:有人可能會質疑說:‘’你一個剛剛起步沒幾年的創業公司,產品還在成熟完善階段,手頭要做的事情已經不少了,干嘛還要花這么大力氣去‘摻和’公益?你究竟是為了商業利益而公益,還是為了公共利益而公益?”

    王翌:我們三個聯合創始人都曾在美國留學,在硅谷工作,然后回國創業。我覺得西方教育中有一點非常可貴,就是始終鼓勵每個人都盡可能保持自身獨特的心性和天賦,并且盡可能地幫助人們發展和張揚天賦,做最好的、獨一無二的自己。

    我們的教育就不一樣了,不要說培養天賦,能不去人為地泯滅孩子們的天賦就不錯了。我認為目前中國的教育體制有巨大的問題,是因為它是一個工業時代的產物,是一個批量生產的產物。我在回國后看到的現狀是,很多年輕的大學畢業生不清楚自己的興趣和特長是什么,自己應該朝什么方向發展。即便小時候有一些興趣愛好,也在讀書的過程中被“磨滅”了。我覺得當今的教育體制有一個巨大的缺陷,就是它所提供的教育不夠個性化,是一個“有限的老師供給的情況下批量培養學生”的系統,限于老師的精力和能力,不可能給每一個學生特別細致的個性化輔導,導致很多人一輩子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一些年輕人就在混沌和迷茫中度日,直至老去,這是非常遺憾和可惜的。

    我們公司的使命是“Empower everyone to achieve their full potential and become a global citizen.”(助力每一個人兌現天賦,成為世界公民。)這就意味著,我們希望給所有人一個公平接受教育,發掘自我潛力的機會。在中國許多貧困地區的孩子們,他們沒有支付付費學習產品的能力,我們就把我們的付費產品通過公益的形式,免費給他們使用,希望能給他們帶來新的機會。

    “做產品就好好做產品,為什么要和公益相結合?”——我覺得這個問題問的出發點,我就很不認同。我認為這是一種很狹隘的觀點,如果所有的企業家都這么想,那還有誰來做公益?

    我認為企業或企業家做公益最好的方式,不是捐錢。因為捐錢是最容易的,但把錢花到刀刃上卻是很難的。最好的一種途徑或者說方式是結合企業自身的業務或產品特點,發揮其各自強項,為公益和社會提供價值。這種商業+公益的運作模式,才更容易讓企業長期堅持,且能對企業可持續發展不斷注入新的能量和活力。

    在线日韩日本国产亚洲,国内自产视频区_2019无码中文在线看片-2019最新久久高清视频国产_黄色视频免费看,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成年美女色黄网站,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